新闻中心
诚信铸就品质 质量赢得市场
洞见2020,民企突围元年:企业攀登“新三座大山”
2020年01月10日 3056





2020年,中国鼠年。在传统文化中,鼠非善辈。难道2020年的形势会比2019年还要糟?难道今后十年中国经济将长期低迷?


著名媒体人秦朔不以为然,“历史将证明这只是笑话”。不过,秦朔亦说,本轮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是一个长达二十年的辛苦历程,还需要万众一心加油干十年。以下,Enjoy:


“听到一个段子: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贴出这样一句话。


2020年,中国鼠年。在传统文化中,鼠非善辈。难道2020年的形势会比2019年还要糟?难道今后十年中国经济将长期低迷?


著名媒体人秦朔不以为然,“历史将证明这只是笑话”。不过,秦朔亦说,本轮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是一个长达二十年的辛苦历程,还需要万众一心加油干十年


2020年,必将成为一个承前启后的时间节点。


对于企业来说,面对的考题和前十年已经完全不同。

中国已经走到人均GDP 一万美金的门槛,土地、劳动力、环境等要素价格迅速提升,国家担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企业则担心失去人口红利、土地红利等,传统红利后无以为继。资源导向型、政策导向型、关系导向型的企业驱动模式,基本上走向终结,企业必须拥抱管理驱动、创新驱动、组织驱动等新驱动模式,才能成功突围,在未来十年更严峻的竞争中存活下来。


这道新考题,也是出给企业家本人的,企业家的自我蜕变、自我升维则是“驱动中的驱动”


要想活下来、活得好,中国民营企业家们必须要从“企业主,迈向企业的企业家,再迈向社会的企业家”,成为真正的价值创造型企业家。这也是领教工坊一直倡导的。


具体来说,企业家要攀登三座山,缺一不可。



第一座山,是经济价值之山,企业家的拐杖是财务资本,企业首先要能创造利润;

第二座山,是组织价值之山,企业家的拐杖是智慧资本,要构建真正的组织,真正的团队;

第三座山,是社会价值之山,企业家的拐杖是社会资本,需管理好利益相关者的资源。


这三座山一座比一座高,不是所有企业家都心甘情愿去登顶的。不过,人想要得到真正的自由,就必须胸怀使命,去做必须做的事情。


01 时代推着你走

企业家不得不改变


这不是一个企业闷头做事就可以发展的时代,我们必须抬头看一看,我们到底面对什么样的国际国内环境。


从国内环境来看,中国进入“新常态”以来,最核心、最紧迫的顶层设计是供给侧改革和经济结构的调整。


结构调整已经在推进,有五个不可忽视的方面:



第一是腾笼换鸟,淘汰落后产能。低附加值、污染型企业等强制淘汰;

第二是钢铁、煤炭、光伏等过剩产能的行业去产能;

第三是金融领域去杠杆;

第四是税收层面实施国民待遇,国企、外资、民企公平对待;

第五是推出科创版、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国策,吸引全球最顶尖的人才到中国创业。


从国际环境来看,中国赶上一个比较好的时机。


过去几十年,美国产业空心化,虚拟经济掏空了美国的实体经济和制造业;欧洲分成那么多小国,很难形成大合力,一个英国脱欧就把整个欧洲闹得上下不宁了,全球领导力式微;日本自1990年以来,早已经没有1980年代泡沫经济巅峰时那种挑战美国的气势。


当今时代给了中国一个引领全球发展的机会,甚至有机会促成“举世零关税”


面对中美贸易战,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献策“举世零关税”,而且画出“先英国、再欧盟、后美国, 美国之后,不要等多久,互相零关税就要推到其他国家去”的路线图。在张五常看来,人民币国际化,加上所有进出口皆零关税,再凭市场的庞大冠于地球的优势,中国的确是有点真功夫了。


“人类文化历史数千年,只有今天的中国有机会促成举世零关税的发展。如果成功,不仅中国自己有利可图,整个地球贫苦人家的生活都会改进。”


中国不会一步到位“举世零关税”,但2019年有两件相关的大事已经发生。



一是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成都确立“新三国时代”,推进三国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包括“中日韩+X”合作。目前中国政府还是不想过于“当头”。

二是2020年元旦起,中国单方面下调859种商品进口关税,低于最惠国税率,这是迈向“零关税”关键一步,至少已经是中国迈向更开放的自由贸易之神来一笔。

中国参与全球竞争,当然要放开全球商品与服务到中国来参与竞争。那么这种开放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企业必然面临着巨大的全球竞争,意味着优胜劣汰,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将被市场残酷淘汰。


总之,竞争越来越激烈,"最坏的时代"确实来了。反过来,全球竞争也会倒逼中国企业提高竞争力,让一批优秀的民营企业真正有机会在全球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成为这些民营企业“最好的时代”。


要想在这场全球竞争中获胜,民营企业一定会直面组织能力、管理能力、领导能力这些企业经营最本质的问题


全球竞争绝对不是企业家抓到一个机会,或顺应一个政策,或搞到一些资源,就能打败竞争对手的场域了。尤其是企业走出去之后,许多国家各方面的软硬件条件可能都存在很多不如意的地方,面对文化冲突,如何打造一支齐心、高效、职业的核心管理团队,更是挑战中的挑战。


这是旧时代的终结,也是新时代的开始。


2019年,我们目睹了太多,百亿以上的多元企业在这个时代之交轰然倒下。原因很简单,本质上就是野蛮生长,利用资源或政策拼命扩张,甚至是政府和银行推动的扩张的必然结果。这些企业的管理能力、组织能力跟不上,人才和团队跟不上,一旦资金流出现问题,墙倒众人推


但是,也有企业幡然觉醒,反求诸己,把挑战变成了新的机会。


领教工坊有家组员企业叫波司登,羽绒服是它的主业,这些年做了几十个内部创业的项目,基本没有一个盈利的。从2018年开始回归羽绒服主业,重新定位,让品牌年轻化,成为一个去多元化的大赢家。由于“孟晚舟事件”,全球主要竞争对手“加拿大鹅”遭遇国民情感厌恶,波司登转型后的广告刚好在这个时候铺天盖地出来,品牌门店全面升级,又到全世界去参加各种时装周,邀请明星代言,一下子在国内国外市场全面开花,他们主广告语也成了“畅销全球72国”。


波司登的故事再一次证明,从更长的时间轴来检验企业的竞争力,企业家还是要聚焦主业,挖深水井,才能构建强大的核心竞争力


波司登的重新翻红还说明,即使是那些最传统的行业,中国的民营企业仍然有巨大的机会!服装行业,有一段时间,老被媒体说成"夕阳产业",搞得服装行业的企业家挺没自信的,觉得“低人一等”,于是有的企业家开始看不起自己的主业,于是分心去做一些所谓的“模式创新”。波司登也曾经被认为是已经没有翻身机会的没落品牌了,如今回归主业再攀新高峰,对其他民营企业家,很有启发意义。


三年前,波司登董事长高德康加入领教工坊私人董事会,通过与其他企业家“钻石磨砺钻石”的过程中,他领教到了从“企业家的企业,到企业的企业家”的价值。说直白了,就是企业家必须把自己从“皇帝”的座位上拉下来,营造一种人人平等、自由、开放的企业文化,开始攀登名为“组织价值”的第二座山,才能调动人的积极性,发挥集体智慧资本的作用


一年后,高德康推荐自己的夫人、波司登总经理梅冬加入领教工坊私董会。他们也意识到管理企业不是埋头干活就能把企业做好,打开了视野,非常认可领教工坊提倡的“反求诸己”和“组织红利”的理念。老板变化了,团队就开始产生微妙的化学反应,新老人才更能融合,并逐步迈向更职业化的管理。通过新的战略定位,配合组织打造和管理升级,波司登书写了一个漂亮的“老牌翻红”的转身故事。


波司登的转型,最核心的是企业家意识到自己要放下身段,尊重专业的力量,尊重团队的力量。真正有使命感的企业家,只要勇于革自己的命,认真攀登,打造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是有机会在激烈的全球竞争中胜出的


中国民营企业真正突围,开始踏向全球舞台的时代正在开启,这个新时代的开端就是2020。

02 翻越“新三座大山”

成就伟大企业


台湾著名经济学家高希均教授提出过“三座大山”论,他认为企业家要爬的第一座山是利润之山,第二座山是社会责任之山,第三座山是永续经营之山。连接第一座山与第二座山的桥叫“舍得”,连结第二座山与第三座山的桥叫“开放”。


我与高教授所见略同。只是针对中国大陆民营企业家的特点,我提出“新三座大山”之说,即文章开头所列的经济价值之山、组织价值之山和社会价值之山,统称为三座“价值创造之山”。


连接第一座山与第二座山的桥叫“反求诸己”,连结第二座山与第三座山的桥叫“成人之美”。反求诸己的新解读是,我们认为企业经营“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还在主席台”,改变必须从企业家本人开始,企业家首先要成为更好的人。成人之美就是成就他人,共利社会,为他人创造幸福感,共建更美好的社会


十年以前,我跟肖知兴教授在商学院倡导这些理念的时候,很多企业家都不屑一顾。他们都觉得教授太天真了。很多人跟我们说,教授,我弄一块地,就能够挣几个亿,干嘛去爬后面的山,很多人干死干活甚至干几十年还不如我干一票。



企业家们很直接,干一票是曾经的一夜暴富事实,但现在这种机会越来越少,经营企业的风险却越来越大,时至今日,企业家们这才意识到教授说的也不一定都是傻话。斗转星移,价值创造型企业家开始迎来出头之日。越是全球竞争时代,越是法制化、市场化的时代,打造组织、做好产品、做好服务、做好社会责任的企业,越有机会胜出


目前我们很多企业家,还无法理解翻过第二座山和第三座山的价值,那是因为从他们过去的成功经历中还没有享受过组织红利和社会资本红利。


举两个真实的例子,日本茑屋书店的创办人增田宗昭,因为公司上市后束手束脚,无法实现“让客户价值最大化”的经营理念,提出管理层收购,让企业转成非上市公司,结果日本一家银行大方地借了1000亿日元(约66.7亿人民币),这就是社会资本的力量。


日本这家银行愿意把这么大一笔钱给增田宗昭,愿意成就他的“社会价值”,这就是成人之美,美美与共。


云南大理有个小伙子叫嘉明,在大理做有机农业,开特色农场和民宿。他对有机生活非常有热情,十几年坚持下来,也赚不了太多的钱,但在圈内很有名气,厚积了社会资本。最近他到上海来跟我聊,说无印良品找他合作了。为什么呢?


无印良品给出的答案是:一、无印良品意识到中国政府现在推动企业去扶贫,无印良品作为一家在中国经营的企业,肯定要响应中国政府的号召;二、嘉明倡导的有机生活方式跟无印良品倡导的生活方式的理念是一致的,无印良品希望把他的产品纳入进来。


嘉明坚持那么多年,现在主流商业机构也开始主动跟他合作,这种社会资本的力量在中国也逐渐显现了。主流企业现在开始意识到,他们也要参与解决社会问题,这才是真正的社会责任。




中国民营企业家需要价值创造升维,就必须持续翻越这三座价值创造的大山


目前参加领教工坊私董会的300多位民营企业家,他们大多数已经爬上了第一座大山,企业有了一定的规模,也在行业内小有地位,多数组员企业正在翻越第二座大山,即组织价值之山。


攀登第二座山,最重要的法门是,企业家要从“皇帝”或者“教主”的位子上走下来,变成“企业的企业家”,变成企业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的大祭司。换成大白话,企业家要变成企业的一份子,而不是被顶礼膜拜的“神”。这不等于企业不需要任何控制,不需要领导,不需要管理了,而是要企业家发自内心去尊重每一位高管,尊重每一位员工,授权赋能,用文化和制度激发出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很多民营企业家从创业走到今天,特别是一年能做到几十亿营业额的企业家,性格强势、自我、控制欲强,听不进不同意见。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很普遍的一个现象。


在领教工坊私董会小组里,我们让企业家打磨企业家,火花四溅,他们相互提问、质疑、争辩、解谜,时而面红耳赤,时而沉寂无言,时而哈哈大笑,打个比方叫“钻石磨砺钻石,颗颗熠熠生辉”。在私董会里,每一个人都是企业一把手,很多一把手看自己问题看不准,但看别人的问题看得非常犀利



这种企业家之间的真诚情谊与诤友角色,企业家在别的地方几乎感受不到。商学院的课堂上,都是你好我好,谁会去说得罪你的话,跟你脸红。所以有的企业家进入私董会,一开始会很抵抗。但到后来会真正理解“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出在主席台”的深刻含义,开始晓得“反求诸己”,要变就从改变自己出发,从带领高管团队共同改变出发。企业家也是个人,要重新唤起他的使命、动力、激情,就必须让他感受到温暖的陪伴和榜样力量,也能接受到这种非常真实的反馈和挑战


创造组织价值阶段,企业的基础已然发生变化,已经由智慧资本取代财务资本。“以人的智慧为资本,不断产生企划,这才是现在该追求的时代。由财务资本的多寡,来决定企业活动成败的时代,早就已经结束了,在往后的时代,一间公司拥有多少智慧资本,并且能善用多少到公司内外,这才决定公司未来的关键。”我非常认同增田宗昭这个观点。


企业家要让企业从一人独舞走向人人共舞,就需要翻越第二座大山,激发真正的企业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找到新的意义和动力,打造齐心、高效、职业的高管团队,让文化能扎根,让战略能落地。这样才能让组织中的每个人有愿力、又能力一起共舞,创造新的辉煌。


领教工坊先集中精力陪伴民营企业家认真攀登目前的“组织价值”之山,等到部分企业家翻过这第二座大山之后,我们再协助他们翻越第三座大山,即社会价值之山。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资源会变成“社会资本”,社会资本要求的是,企业家要带领员工们一起去追求“超我的使命”,难度就更高了。但我们认为,要成为让全世界尊敬的企业,只有越过第三座大山才有机会。



03 登“山”三大迷思


企业家在攀登三座山的过程,都很容易产生迷思而止步不前。


其实,现在大多数企业家还是停留在第一座大山中,一味追求经济价值和利润最大化,被心中的迷雾遮住自己,甚至看不到前面还有两座大山等着他去攀登。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都没有经历过组织价值和社会价值所带来的巨大红利,尽管它们可以给企业家带来更多姿更多彩的生命体验,但企业家也是从普通人走来,很容易满足于“赚取利润”,以为那就是人生的桃花源了。



第一阶段的企业家最主要的迷失,其实是还想抓住过去的“成功模式”,不断进行复制,这也就是企业家容易多元化的原因。前面他打了一口浅井,赚了一笔钱,他就想换个地方换个行业再打一口浅井,如此重复,不停地打浅井,用这个套路把生意做大。这是他最省力最舒适的状态,因为这是他有过成功经验的状态。而且,他打浅井还赚到了不少钱。


后来他会发现,同时打的井多了以后,对领导力、组织能力的要求更高了,开始力不从心。另外,自己老在打浅井,如果有人打了一口深井,他的水一下子就被人家吸干了。打来打去,最后这些浅水井越来越难以产生价值,结果就是企业的利润越来越薄,最后甚至全部干涸,轰然倒下。


这个时候,企业家就是要否定过去的自己,否定过去的成功模式,跨越原有的惯性,才能迎接新的成功。让一个成功的人自我否定,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除了有勇气,还要有支撑系统,支撑他们去有勇气去打破“旧我”,构建一个全新的自己和全新的组织。


这个道理企业家们当然懂。其实,企业家们也很想改变,但就是很多时候很难克服贪婪和恐惧,不断试图在原来成功基础上复制,也许是满足贪婪和回避恐惧的最好方式。不破除这个迷思,企业家在第一座大山里很可能都转不出来。


等到攀登第二座山的时候,企业家又会犯新的迷失


这个阶段最大的迷失,就是企业家们总把“组织价值”仅仅变成一个利益分享机制,而且还以为是包治百病的药方。他们以为只要做到利益分享就能解决智慧资本聚集,就可以打造真正的组织了。非也,这是一个必要条件,但绝不是一个充分条件。很多企业家下意识的相信,只要进行简单的承包和利润分享,组织就能不断做大做强。其实,这种思维就是一种新的投机主义,就是一种新的偷懒主义。


这样做,企业只会落入一个体量看起来更大一点的团伙状态而已,肖知兴教授非常形象地比喻说“一千只小舢舨拴在一起,永远也抵不过一艘航空母舰”。没有构建一个真正的从使命、愿景、价值观到制度机制这样一个全方位的组织连接,航空母舰是打造不出来的。


领教工坊有一家组员上市企业,董事长生意头脑很好,对人也很好,很愿意关心人。企业做起来以后,他很愿意分享,一口气把股权分给90位管理人员。他的意愿是,钱分好了,大家干劲就来了。公司上市后,造就了好多亿万富翁和好多个千万富翁。但是,他后来发现,上市后这些人并没有他想看到的干劲,好几个骨干甚至走了,对他冲击很大。


这位董事长去年把所有高管一起拉来参加领教工坊及优学院“二营四会”特训营。他们终于意识到组织最重要的两种凝聚力,一个叫文化,一个叫战略。文化就是使命、愿景、价值观,我们是谁,为什么要在一起,我们要到哪里去。战略就是我们三年目标是什么,未来一年要去取胜的最有价值的地方在哪里,我们要构建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我们的策略路径是什么,我们的行动是什么。这些核心问题他以前从来没有认真共识过,一直干到上市,还是停留在第一座山上。“二营四会”还帮他留下了一名很核心的高管。这名高管本来想走的,但一起讨论使命、愿景、价值观后,激动了,觉得还是要留下“一起去做一件更伟大的事业”。



现在中国大量的培训公司,天天叫卖这个“膏药”,说什么“企业分好钱就能把企业做到世界一流”,搞得有些老板信以为真,天底下哪有这么容易变成世界一流的“馅饼”?领教工坊很多组员企业家分享说,以前去学过,被打过鸡血,后来才发现行不通。不过实话说,一个企业年营业额从几千万做到几个亿的阶段,分钱还是挺有激励作用的,因为这是团队成员奔向财务自由的阶段。


过了第一座山,攀登第二座山要的是智慧资本,而不是财务资本了,企业的基础升级了,企业家领导企业的“底层逻辑”必须得跟得上变化才行


攀登第三座山的时候,企业家们也有迷思,他们以为社会责任就是做慈善,要么就是付出心态,要么就是补偿心态。比如以前污染环境就要去做生态补偿。然而,企业家永远不可能靠付出和补偿的心态去翻第三座大山。


攀登第三座大山,一定要意识到社会价值、社会资本,其实是未来企业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的来源,甚至是生产要素的来源。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在一个信息透明和完全互联互通的世界,不好的产品、不好的服务,甚至不好的企业价值观是很难隐藏的。所以说,真正尊重社会价值,拥有这种价值观的企业,就会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否则,你以前吹嘘的那些东西,一下子就全部被击毁,一地鸡毛,消费者从情感上厌恶你。企业倒下,就是一夜之间的时间。


其次,90后,00后新生代的员工,非常有独立意志和自我意识,他们的崛起也让企业不得不正视。自我意识觉醒的这些年轻的员工,在一个组织里,你很难用控制和洗脑的文化和价值观去凝聚他们,而且他们很多都不是为了生存而工作,而是为了意义而工作了。他们不认同企业做的事情的话,就会觉得不爽,就会用脚投票。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在哪里不能挣到这点工资呢,关键是要让自己感觉到对这个社会有贡献。如果企业文化不能满足他们的诉求,那就会失去企业未来的人才基础,企业的竞争力就无从说起了。

最近我认识了一对很年轻的夫妻档企业家,很年轻,创立了一家叫甘棠明善的餐饮企业,就能把一个传统的餐饮企业干到一年几十亿营业额。他们已经在翻越第三座大山,他们已经体认到“社会价值”是更高的价值追求。


我很惊讶,这么年轻的企业家,怎么会有这个觉悟?他们给我一个答案很有意思,说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向顾客传递爱”,而不是仅仅递上一盆菜,人与人之间的温暖是一个社会非常需要的东西。他们对最基层的员工也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他们的金句是“双手改变命运”,比海底捞更把人当成人,让员工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很有社会价值的人。


今天,时间正式跨入了2020年,也预示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这个时代意味着优秀的中国民营企业开始突围,真正开始翻越第二和第三座价值创造的大山,并走向行业巅峰和全球舞台的起始点。只要我们一步一个脚印,“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未来十年,中国一定会诞生出一批受人尊重的世界级企业和企业家




作者:朱小斌

来源:领教工坊(ID:ClecChina)


网站地图